“什么?没了?”白衣男子一听,情绪有些激动起来。

  这东西,怎么能说没就没了?他还没喝够呢?就这三小杯,哪里够自己喝?

  可店小二说没了,他难道还能让人现在做不成?而且,他也知道,这东西,应该不是说做就能做的。

  回头,眼神有些犀利,想要去端另外一杯在黑衣男子身边的一杯时,有人快他一步,已经朝那个方向伸手了。

  只是可惜,他们两个怎么快,也没黑衣男子速度快。只见他轻轻地端起了这一杯自己之前根本看不上眼的东西,端到鼻翼边上,轻轻闻了闻,然后,动作优雅地放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小口。然后跟白衣男子一样,细细品尝了一下之后,又一次轻轻抿了一口,好像在确定什么似的,然后一口喝下杯中所剩下的东西。

  放下杯子,正好对上了两双幽怨的眼睛看向自己,他一点也不在乎,淡淡开口道:“小二,这饮品何时开卖?”

  小二看到他这幽怨的眼睛时,那句这事要听廖管事的就这样被硬生生给压了下去。

  最后笑道:“客观,这事等小的先去问清楚管事的才知晓!”

  白衣男子一听,立马道:“那你还不快去?”

  店小二忙点头称是,然后跑开了。

  白衣男子的眼睛,又一次落到了对面男子身上:“夜,你怎么……怎么就……”他想说,怎么就一点也不知道谦让。可想到自己刚才还把司徒的一杯也给喝了,也就不敢把话给说完了。

  冷幽夜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,低头吃着面前的东西。

  这么多年了,他好像已经失去味觉了,所有食物,他除了吃饱之外,已经没了特殊的喜好。

  今天这杯醋,他有些意外,他居然能尝到里面所蕴含的味道了。

  难道是因为之前的刺绣?还是因为,那个绣出那幅画的人可能就在这里?

  这些他都不知道,但有一点,他很肯定,这里,能给他一个答案,无论这个答案是好,还是坏。

  看到他又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,白衣男子识趣地闭上了嘴。

  这些年来。他是怎么过来的,他们都很清楚,自责,懊恼,悔恨,痛苦……所有的一切都在冲刺着他的人生。

  说他行尸走肉,那还一点也不过分。

  这些年来,他开始留胡子,一张英俊的脸颊因为留了长长的胡子,整个人好像老了十岁不止。

  他们都知道他到底为何这般折磨自己,也试图去劝解过,可无论如何,他就是放不下,也过不去心中这道坎。

  他之所以还活着,恐怕也就是为了赎罪,为自己以前所犯下的错赎罪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为了那个女人,魏尚书府的二少爷离家几载未归。

  他为了那个女人,夜夜不得安生。日日夜夜地折磨着自己。

  他没见过那个女人,但却听说过,太尉府有一个庶出小姐,拥有天人之姿,所有见过她的男人,无一不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
  只是这样一个本该所有人都知晓的女子,却一直默默无闻地被太尉府所藏,最后被当成礼物送与眼前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