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P小说网 > 名门凤归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戏服
  说着,便和手下部下大笑两声,又直勾勾盯着台上青衣,低声开些没荤没素的玩笑话来。

  吕徽拧眉,略有不快。

  她知道吕埏常年混迹在军中,也知道他常与下属打成一片,毫不顾忌上下礼仪。

  只是没有想到,他和他们打成一片的方式,竟然这样下作,令人不适,令人不喜。

  台上,虞姬跳起了最后一支舞,歌声如泣如诉,却不乏坚毅英武之意。她横剑之刻,众人的心都提起,甚至有些心志脆弱的文官已经抬袖拭泪,嘤嘤切切。

  吕徽的耳边,回荡的却是吕埏毫无关联的对话:“啧啧,这身段,啧啧啧,这腰细的,这模样水灵的......”

  “最妙的是那张小口,要是......”

  “哎!你别说,还真是妙极!”

  吕徽听着他们粗鄙的对话,心中愈发愤愤。可她面上什么也不显,反倒很是平常,甚至还像是对吕埏的话题很感兴趣。

  咚咚锵锵的乐声一过,调子柔软下来,戏幕再次张开的时候,瞧见的就是台织布机。

  一曲别出心裁的花木兰,很快叫众人从霸王别姬的悲痛中走出,投入进战场中。

  慷慨激昂之处,甚至有人叫好,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

  鼓声和胡琴很快将所有人声盖过,吕徽望见台下一角红衣,略略点头。

  那是单疏临给她发出的信号,意味着一切准备就绪,但当进入他们拟定好的章程之中。

  花木兰终结之时,乐声再度一变,却不是先前壮阔威武之曲,而是颇有旖旎意味。丝竹声扬起,多了女子温婉,也多了丝丝愁怨。

  人未至,歌声先展开入台,乐声转腾,歌声婉转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但在场的不少人只听见那一声,脸色旋即大变,面上说不出的古怪。

  或是狂喜,或是担忧,或是期待,或是紧张。

  心中念头百转,生怕事情是自己想象的那般,又生怕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。

  所有的念头,在单疏临着戏服出来的那一刻消失殆尽。

  在场大部分年长之人,其实都听过单疏临的戏,只是单疏临得势之后,就再也没有唱过,也再也没有人见到。如今一见,不禁感慨一声物是人非。

  也有些年纪小些的人不知所以,毕竟单疏临面上油彩遮去他大部分的样貌,若不是极其熟悉之人,很难认出他是单疏临。

  当然,这里头没有吕埏。

  吕埏几乎是在单疏临出场的那一刻起,就认出来了台上究竟是谁。

  他先是一怔,旋即大喜,扭头对吕徽道:“这是你的安排?”

  声音很大,坐在一旁的吕圩也转头过来,看向吕徽的眼中不乏欢喜。

  戏子在姜国,是仅次于青楼女的最低微的职业。这也就是为何旁人不敢再言单疏临乃是戏子的原因之一。

  哪怕是提起,都是对他的羞辱,更不要说是让他亲自上台唱了一出戏。而且扮演的角色还是旦角杨玉环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实在叫人难以想象究竟是为何,单疏临才会同意这一曲。

  “有什么不好么?”吕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反问了一句。

  “没有,当然没有。”吕埏欣喜若狂,连声道。

  他甚至可以想象,这一曲过后,单疏临的路会有多难走。既然太子能让他唱这样一出戏,说明他在太子心目中的地位,远远没有先前传的那样高。

  不然,太子何至于会叫他上台,这般折辱他?

  吕埏甚至想,他不需要再针对单疏临,他现在的做法,是在自取灭亡。

  吕圩什么都没有说,却从吕徽的态度里有了别的打算。